心理学家:科技日益发达,但为什么你越来越不舒服?

2018-09-20 17:20:58 来源:女人私房话
浏览量:

编者按:Facebook 提出 2018 年的使命是让公司平台变得更有意义,这也让科技领域内的许多人都备受启发,越发开始探讨技术对于消费者心理健康的影响。为了进一步研究这一问题,本文作者 Stephen Cognetta 采访了加州整合研究大学(California Institute of Integral Studies)专业心理与健康学院院长 Nicolle Zapien 博士,向他请教了科技对于心理健康的影响以及如何应用心理治疗领域理论改善科技领域对心理健康的负面影响。

问:从对心理健康的影响方面来看,科技领域主要存在哪些不足?

答:其中主要是两方面的缺陷,而这两个方面都源于一个事实:科技主要是便利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但他们实现这一目的通过的是一种凸显个体的媒介,而不是通过个体与个体之间的联系或者是他们之间的关系现象。其中一个缺陷在于科技对于我们社交生活的塑造方式。在我的心理治疗客户当中有许多是来自科技领域,我发现其中有越来越多的人存在社交方面的问题,他们难以确定自己的感受,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或者是他人的感受,他人想要什么),并且在性以及亲密关系方面出现问题的人也比以往更多。相比其他人来说,科技领域工作者会花更多的时间用在技术平台上,通过平台与他人进行交流,而这也影响到了他们的思考和感受,并且更重要的是,影响到了他们对于自我和他人的理解。

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新阶段,人人都想实现最优化—一种新自由主义的思维方式,相信我们可以找到最好的方式来完成所有的一切。从很多方面来看,确实是这样。但如果从心理学,尤其是存在主义心理学(存在主义强调人的存在价值,主张人有自行选择其生活目标及生活意义的自由,重视现实世界中个人的主观经验及主张,强调人须负责其自由行动所产生的后果)和哲学角度来看,如果我们想要得到满足,那生活中的许多方面都不应实现最优化。事实上,生活中有很多方面需要挣扎才能有意义,尤其对于人际关系来说更是如此。

第二个缺陷在于技术深刻地影响了我们对于时间的理解。我们的步调都不由自主的快起来。相比以往来说,现在有更多的人开始无法长久的保持专注。我们开始有这样一种感觉,我们必须跟上一直在不停快速运转的时间。但是在很多方面,这种时间感与我们的身体需求并不一致,与我们的创造力节奏也存在出入。于是,对于科技产品,人们不得不经常学习自我节制的相关技巧来改善自己的心理健康状态。我们有时候会将有意识的使用科技产品这一观念灌输给客户,这样在科技产品使用方面他们就能处于主导地位,让他们自己拥有反思的时间。

对于那些经历了倦怠情绪的高层技术领域主管或者是沉迷于某些负面内容的用户来说,这样做的影响尤为深刻。现在,这两方面的问题都摆在心理学家面前。临床上的解决方法是在冲动和行动之间创造一个反思的空间,这样对于我们的思想和行动我们就能重新获得控制权。

问:针对科技行业来说,精神疗法(心理治疗)应该怎样做才能改善其中所存在的问题?

答:我们对思维、情感和关系的运作方式以及我们怎样才能让自己的体验变得有意义这些问题有着深刻的了解,这也是帮助我们了解经过科技介入之后的关系和体验状况的关键所在。并且,由于科技的使用似乎影响到了用户的情绪、思想和冲动,这些反过来也会影响到科技的使用。所以,对于科技行业从业者来说,从心理学角度来了解这些问题至关重要。

我们利用这些信息不仅可以创造出促进用户健康心理体验的技术,还可以通过我们的服务帮助科技领域目前正处困境中的那些人重新获得对生活的控制权。没有目标、倦怠、人际关系困难、缺乏自信或者是过度自信、没有竞争力、缺乏同理心、冲动控制、抑郁以及焦虑,这些都是来找我的科技领域客户中,最常见的一些问题。我们采取的措施通常能够帮助他们找到自我,让他们更有创造力,并且更全面的发展。

心理治疗是一种关系活动,一种内省的活动,涉及到一系列亲密的谈话,来帮助客户更好地了解自己,这样他们就能有更多的选择性,获得更多的情感能量。情感能量有时候会让人感觉痛苦,有时候会让人感到愉悦,但大多数情况下,情感能量的价值不容小觑,因为它就是帮助客户克服上述诸多问题的解毒剂。

除此之外,我认为心理治疗对于科技领域的影响方式其实是个有趣的话题。例如,科技行业的人如果能够超越可用性和产品粘性,对于技术产品对他们的心理影响这一问题有更为深刻的了解,那他们就能从中真正受益。人们使用 Facebook 平台的持久感受和意义如何?我们对于使用这些工具而获得的体验,有什么共同的看法?如果这些让我们变得不快乐或者不是那么有创意呢?现在是时候将技术伦理学和社会心理学应用于当代技术领域之中了。

举例说明,我们知道人们在开车的时候会用手机发短信,并且这种现象也会继续存在,原因在于冲动控制、对于智能手机的习惯性使用、多巴胺激增以及许多社交因素等等。理解这一问题之后,我们就可以利用这种理解创建出更好的产品和发信息的途径,来帮助用户降低开车发短信行为造成的事故率。心理学在这其中的作用很大,因为最终,科技的目的就在于服务人类,而科技产品的设计人员也应该有一定的心理学知识储备。

问:你对 Facebook 2018 年的新目标有何感想?

答:我认为 Facebook 能够进行反思和反省是很棒的一件事。Facebook 在 2004 年首次推出时,我记得当时的 Facebook 看上去就像是高中年鉴的一个产品版本,合群或是不合群的感受最为强烈,像集体思维这样的社会心理学原则占据上风。我认为在科技领域我们有这样的影响力,也有这样的义务将原来的这种社交群体和集体思想转变为更“好”的事物。“好”就要求我们以一个群体的状态对价值观进行哲学式的思考和探讨。我们将成为一个更为强大的蜂巢式头脑,我们需要提高社交技能,增强同理心,来适应这些新工具,让它们发挥出难以置信的、强大的社会影响力。

技术伦理学家,教育家和心理学家必须进入科技领域。并不是说我们创建的产品能被广泛使用、有利可图并且也有用,那这产品就是好的。那些能够从社会和情感角度娴熟推测出技术对人类所产生的影响的往往是心理学家和教育者,而这些人往往并不是特别精通技术。这两者之间存在的这种落差必须填平。我希望 Facebook 能够发展成为一家了解自己的影响力并且能够承担起这背后责任的公司,希望Facebook 不仅仅是监督特定内容的帖子,也能更深入地参与到社会心理学的研究当中。

我们在网上会做的事往往比我们在现实中做的更加极端、更加疯狂。当我们是在以一种网络上的虚假形象或者是一个网络群体的形象去做一些事情的时候,结果要么是尤为积极,要么是非常可怕。无论怎样,呈现出来的都是放大后、强化的效果。那是否每个人都知道怎样去驾驭自己的情绪,怎样去处理关系,才能恰当呈现这种放大后的效果呢?

我们可以联系到更多的人,影响到更多的人,由此需要承担的责任也要求我们相应的具备一些能力。我首先想到的就是要能够提前预测到自己会对他人产生怎样的影响,这其中又涉及到同理心和正念。现在,有许多人并不会反思自己的行为,也并不在乎自己对他人产生了怎样的影响。这种观念会造成很多的问题,因为心理学家认为正念和同理心对于实现心理和社会健康状态来说非常重要。

问:在这个数字时代,我们怎样才能实现有意义的互动?

我认为我们必须要对自己的自由权利有所约束,一定要有责任心,让自己保持清醒状态,只选择那些有意义的平台、app 或对话。有时候我们需要关闭我们的各种技术设备,或者至少知道自己有这个选择。我们有多少的时间用在了这些电子设备上?因为将时间用在电子设备上,又有哪些事因此没能去做?我们必须保留一些技术设备和产品之外的体验,这样也可以让自己有反思的空间,有选择的机会。

让我们的大脑处于自然、非结构化的时间里是很重要的一件事,不要看电子屏幕,而是看着对方的眼睛、感受别人的拥抱、让我们的身体动起来、学习并维护社交技能。并且,我们也要在现实生活中去体验舒适区以外的东西,这就相当于是一种心理上的锻炼。如果我们不在社交、情感方面挑战自我,就永远无法成长。我们会局限在只寻找符合我们自己兴趣和自我认知的事物上,而这是一个封闭的系统,只会停滞不前。

问:如何用非技术性的方式来实现有意义的互动呢?

答:相比各种 app 来说,自然是现实中的人更有趣。虽然科技能够通过非常有趣的方式便利我们之间的联系,但在对话过程中,面对面的交流,能够观察对方的表情和反应仍然很重要。我们的大脑也需要这种形式的互动来提升社交和情感技能,并且需要这种形式的互动来表示对他人的关心。诚然, 我们会遇到难以相处的人,发生不愉快的事情,或者是对话内容枯燥无味,但同时你将学会反思,以一种缓慢的步调来逐渐克服并且避免这些问题,这也是人类心理要实现成长、获取力量所需要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