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种安全感缺乏,都藏着对“被伤害”的恐惧

2018-11-22 11:59:33 来源:女人私房话
浏览量:

图片

每一份安全感缺失的背后,都藏着对“被伤害”的恐惧。

  01  

讨好型付出

一个失恋的姑娘说,她谈过的几任男友,都觉得她像姐姐或妈妈。

恋爱时,她总是扮演“照顾者”的角色。

她负责做饭,打扫卫生,且很少花男友的钱,遇到俩人一起吃海鲜,她会帮男友挑鱼刺、剥虾,哪怕逛街,都不让男友拿重东西。

可当她这样掏心掏肺地为对方着想后,等来的却是男友的一句:“我对你没感觉,跟你在一起,就像跟我妈在一起一样。”

这个回复让她特别痛苦,她失落地说:“我再也不会谈恋爱了。”

她以为,恋爱就是一味地付出,却没考虑到,对方是不是需要。

对她男友来说,接受她的照顾,他就得扮演“小男孩”的角色。

久而久之,他就会退化,继而像幼时依赖妈妈一样,去依赖女友。而这一点,是一个成熟男性不能接受的。

这个姑娘“对人好”的方式是有形的,还有一种人,“对人好”的方式是无形的。他们特别喜欢照顾别人的感受,哪怕对方不需要,他们也无法控制自己。

知乎上,一个女孩分享说:

临考前,她每天都要早起背书。可读书时,她总担心自己声音太大,以致影响房东休息。所以,她把声音压得很低很低。可即便如此,她心底的忧虑还是不能减轻。

一天,她用极细的声音读完书后,忍不住去楼上敲响了房东的门。开门的是男房东。在她说明来意后,男房东温和地说:“你一点都没影响到我们。”

男房东看她一脸犹疑的样子,又强调了一遍,说他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让她放心背书。可女孩看着房东友善的面孔,心里却觉得,他只是不忍心说实话。

抱着这个想法的女孩,回到自己的房间后,一直如坐针毡,甚至都不敢再背书了。

当一个人拼了命地去对别人好时,不管这个“好”是有形的,还是无形的,都等于在“弱化”对方的自我功能。

尤其在TA们感到不安时,TA们就用“照顾别人”的方式,把对方想象成一个需要被照顾的“弱者”。

一味地讨好型付出,这是一个人很没有安全感的第一个迹象。

  02  

用“独立”隐藏自己

在最新一期的《请与这样的我恋爱吧》里,有一个高颜值、高智商的姑娘,引起了大家的关注。

她大学念的普通院校,但是特别勤奋,考了很多证。

有一回考前复习,她每天学习14小时以上,一天只吃两个粽子,或一根玉米。虽然最后被送进医院,却考了全系第一。。

这份超强的学习能力和执着精神让她毕业后找到了称心的工作,完成了漂亮的逆袭。

但在恋爱上,她却一直受挫,几任男朋友都以分手告终。失望的她在节目中说:“面包我可以自己挣,你给我爱情就好了。”

她不会撒娇,不会表达自己的需要,也很怕自己“作”会让人讨厌。她会一个人消化所有情绪,哪怕凌晨几点回家,也不会让男友来接。

因为从未向异性索需过关心,她缺乏对关系的判断能力。

有一次,仅仅因为男生给她剥了一只虾,她就从北京飞到上海,去他家门口堵他,却看到对方和另一个女生一起出来。

节目中,一个在初始环节选了她做第一顺位的男生说:

她是一个缺乏自信,然后把自己包裹得很好的人。我会想要给她安全感,但是她给我的回应都是我不需要。

当她得知三个男生中,有一个人弃权,而另外两个都选了别的女生时,她情绪崩溃了,甚至有些怀疑自己。

她说:“如果在爱情里,我也能跟学习上一样强势的话,那就更好了。”

她没意识到,正是她的强势,为她造就了一副铠甲,在保护她的同时,也把那个可能的恋人挡在了门外。

姑娘在节目中说自己爱商很低,因为自己不懂恋爱技巧。

其实真正的恋爱,是不需要技巧的,它无非是两个带着铠甲的人,在遇到对方后,都克制住被伤害的恐惧,一点点卸下铠甲,然后真诚相对。

当“女汉子”开始流行时,为了标榜自己的独立,女孩们也像男孩一样,压抑自己的脆弱,不断挑战自我的极限。

她们恨不得把自己变成女超人,不论是单身还是已婚,她们都标榜“单身力”,意思是“保持随时有底气甩掉对方的能力”。

她们竭力展示出自己的独立,却无法在特殊的人面前,流露出自己的脆弱。

其实,每个人都有脆弱的时候,无关性别,无关年龄。 流露出脆弱与精神独不独立没有必然联系。

心理学大师荣格有个“人格与阴影”的理论,简单来说,就是当一个人表现出A面时,他的负A面就被隐藏起来了。

在关系中,一个人越是极力强调自己不需要任何人,就说明,TA压抑的自我需要也越深。

只是,当TA流露出脆弱时,很容易被强烈的不安全感吞没。于是,为了提升自己的安全感,TA索性用“独立”来掩盖自己的需要。

事实上,真正独立的人,都具备极强的灵活性。他们既能表现出独立的一面,也能表现出依赖的一面,而不觉得羞耻。

他们的行为,可以根据对方的需要,或实际情况的变化,做出相应的调整。

反过来说,总是以“独立”为借口,拒绝一切的索取,拒绝任何的脆弱,这其实是一个人很没有安全感的第二个迹象。

  03  

经常使用语言暴力

前几天一个女孩在公众号后台留言:

我和男友相恋两年,他在朋友面前特别成熟稳重,可在我面前,却容易发脾气。俩人稍有不合,他就用恶毒的语言诋毁我,有一次甚至让我“”滚去找别的男人。”可是事后,他又痛彻心扉般地道歉。

两年来,男友的语言攻击,让女孩身心俱疲。她一度怀疑自己作为一个人活着,是不是有价值。

我告诉她:“你的男友之所以频繁使用语言暴力,本质上在于他是一个缺少安全感的人。”

很多语言暴力者背后,都有一个惯用语言暴力的原生家庭。他们在原生家庭中,不断被贬低、打压,所以很容易产生深度自卑。

恋爱时,自卑让他们害怕被对方抛弃,所以,他们不断攻击对方的弱点,让对方产生低价值感。

当对方怀疑自己的价值,没勇气分手时,他们就获得了安全感。

知乎上,在谈到克服社交恐惧时,有一个5K赞的回答是这样说的:

公司小白领,也不过是打工狗,怕他什么?单位大领导,混了一辈子还在打工,你怕他什么?失败老外来中国,我都不正眼瞧,怕他什么?

答题者教大家用嘲笑和蔑视的态度,去看待那些比自己优秀的人,借以提升自信。可是,这一点,恰恰是语言暴力者常用的方法,只是言辞更为激烈。

表面上看,采用蔑视态度的人,是主动攻击的一方,有“强者”风范,而被他们攻击的人,似乎是弱者。

可实际上,他们更像受惊过度的将士,分明在瑟瑟发抖,却硬着头皮把矛头指向敌人,借以提升自己的安全感。

用语言暴力来维护自己的“领地”,通过贬低对方来获得自信提升,这恰恰是一个人很没有安全感的第三个迹象。

  04  

学了心理学后,我注意到,越来越多的人在“低安全感”的状态下生活。

比如,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他们会感到焦虑;伴侣没有及时回信息,他们会坐立不安;追求的人稍显冷淡,他们就考虑抽身而退等等。

每一份安全感缺失的背后,都藏着对“被伤害”的恐惧。

一般来说,我们成年后的关系模式,都是早年在和父母的关系中习得的。

年幼时,当养育者无法对婴儿做出恰当的回应时,婴儿内心就会产生恐惧和敌意。

可这种敌意无法释放出去。于是,婴儿会反过来认定,是外界要伤害自己,这种意识会伴随到它们成年。

成年后的我们,在不安时容易向外归因,觉得是环境不可控,眼前的人不可靠,不确定的因素太多引起的。我们不会意识到,其实是自己内在对外有很多敌意。

心理学家曾奇峰老师在《精神分析初级课程》中说:“一个人没有安全感,是潜意识中对他人有敌意,然后把这种敌意投射成环境对自己的威胁。”

不论是用“对别人好”的方式弱化别人;还是用一副铠甲包裹自己;亦或者假装强大,随意攻击别人,它们带来的“安全感”都是虚幻的。

因为这个做法,是把不安全的原因归向外界。而真正能提升安全感的方法,是向内探索。

曾奇峰老师说:“我们研究过去,是为了理解过去,而理解过去,是为了超越过去对我们的限定。”

当我们不断向内探寻,找到了恐惧和敌意的来源时,我们就能更多地理解它,并不断地自我觉察,从而颠覆过去的模式,获得真正的安全感。

作者简介:顾之痕,富书签约作者,久病成医的心理学爱好者,长年处于自我斗争中。兴趣广泛,部分小说收录于《无需讨好他人,只做最好的自己》,简书@顾之痕2008,本文首发富书(ID:kolfrc),百万新中产生活认知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