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香港验血测性别机构:多少钱做香港dna鉴定胎儿性别

2018-09-12 22:00:41 来源:女人私房话
浏览量:

到香港验血测性别机构



  怀孕是一种幸福感同时也是一种责任,为了能够更好的为这个即将出现的小生命负责,准妈妈们要在怀孕期间做好检查和护理工作,保证宝宝健康的出生;也有的父母会好奇,会期待,会想早点儿知道宝宝是男是女,提前预知宝宝是男是女可通过香港验Y而得知,怎么联系香港验Y查男女呢?



热门评论

wangkan

我的去验了没B超看,送的是达亚高的报告,诊所是在香港DNA检测预约中心(幸孕)找的,微号XYDNAHK这个里面

幸福一生

宝妈能说说验血的程序吗?要多久才有结果…谢谢!

小宝1019

哈哈!顺其自然吧!

希望之星

你也是在这个微信 : 微信 :XYDNAHK 许顾问这里检测的吗?我看妈网帖子很多宝妈评论都说在她家检测如愿儿子的多,希望我也能和你一样如愿儿子,百度一搜都是验血的广告,广告做的做的在好,还是觉得各位姐妹门推荐的比较的可靠起码都生了,宝妈可以告诉我你是多少钱验的吗?

vicky2012

香港是合法的,香港检测很科学准确率很高的。好多人都去做了, 我是朋友介绍的化验所, 当时我也是

飞天螃蟹

我不重男轻女,家里也没有皇位要继承,一胎是个闺女,公公婆婆虽然也很疼爱孙女,但老公是独生子,所以 ...

ge01216

真的我己经生了,准

丹贝

宝妈你怀孕多久啦,我之前问过得七周以上才可以呢

Nancy-Q

可以去医院邮寄血液过去,我17年5月份的时候测的费用4000元

haiou_007

我还没怀孕,下个月开始要,怀了就过去验

又白又糯

我不重男轻女,家里也没有皇位要继承,一胎是个闺女,公公婆婆虽然也很疼爱孙女,但老公是独生子,所以 ...

bassanio1

准的,网上也能查询得到。

冬季细雨

一般香港验血都不会错的了。翻盘机率比中彩票的概率低的

幸运。儿

准的,网上也能查询得到。

家园

我是9周多去抽血验的,在尖沙咀!男孩!第一第二胎都是女儿,想要个儿子圆满圆满!现在报告出来是男孩!挺开心的!

大海包天下

准的,我姑在妇产科,他们很多同事就是这样测的

执笔画美眸

宝妈,有验血地址麽?

随缘

祝宝妈心想事成

zyn2012

这是目前来说最早也是最准确的检测方式,详情可以联系许顾问微信XYDNAHK了解

晴天JING

我是朋友介绍在 微信 :XYDNAHK 许顾问 这里去香港检测的,结果显示的是验出Y染色了。如愿的生了个健康的男宝宝。也有推荐朋友去检测,结果都是准确的。姐妹们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问她,人很好。

游游妈

我也找许顾问验过啦,结果是个小棉袄,这可把老公高兴坏了哈哈,他后面吃完饭就开车去给他闺女准备公主服了,我都无语了对我都没这么好过吧!不过真的挺开心的,儿女双全的那种感觉真的很幸福啊,现在生活的信心也满满的,现在等着卸货啦

了了

咱俩换一换就好了,我想要个闺女呢

快乐宝宝

怀孕七周就可以去验的,宝妈你现在怀孕几周了?

蜜儿妈咪

各位妈网的姐妹们,我没有港澳通行证想去香港验血测性别怎么办?在线等回复

ZHR

我怀二胎也是去香港验血女孩,在(香港DNA检测预约中心(幸孕)微信:XYDNAHK)那边正规的抽血检测的,下个月预期到了要生了。

雪兔michelle

香港的还挺准的,月份小就可以查就是价格肯定贵,最好去自己去比较好!这样路费啥的加进去也不划算!如果有条件建议去做一下,没有条件还是算了!

飘雪

楼主去香港验血真那么准吗?求你去香港验血的联系方式,可以私信我吗?

  孕妇满7周香港验Y查男女,是和其他的鉴定方式相比准确率最高,也是最安全的一个方法,香港验Y查男女可直接联系我们的客服人员咨询预约哦。

  香港检测DNA染色体确定胎儿性别,通过抽取母体手臂上的少量血液提取胎儿游离的DNA进行分离检测。如在母体血液里检测到的胎儿DNA中,有 Y染色体的存在,则可以确定胎儿是男孩,否则是女孩。

  香港验Y查男女要求孕周期满7周或以上,B超单确认胚芽长度已达到10MM(可到当地医院B超确认,并保留好B超单)。

  香港验Y查男女:一年内不能生过男孩,半年内不能流产过男孩。半年内不能有过重大手术,输血,器官移植。具体可以咨询相关专业人员。

  香港验Y查男女结果要多久才出来?鉴定结果最快当天可以知道。

  更多详情,可咨询我们

两死五伤车祸“反转” 乘车人变驾驶人疑案调查

  原标题:武汉车祸“反转”|乘车人变驾驶人疑案调查

  2018年9月5日,为打官司,梁超父亲又把一些材料翻出来从新料理。梁超因车祸死亡四年后,对于他能否是车辆驾驶人的争议仍未解决。2014年8月21日,武汉市光谷将来一路和科技二路的十字路口,梁超、徐海、林丰、魏严、汪平5人地点的面包车与一辆出租车相撞,梁超和汪平就地死亡。当时到事项现场勘查的交警认定,驾驶人为徐海,梁超坐副驾驶。梁超尸体火化后第二天,案情出现反转。林丰、魏严和徐海家属集体翻供,称事项产生时梁超是驾驶人。随后,交警颠覆之前的认定。2014年10月21日,荆楚法医司法鉴定所出具法医鉴定意见书,依据过去尸检结果及案情材料,得出鉴定意见:梁超所受损伤契合交通事项中车内损伤所致,其系面包车驾驶员可能性大。梁超的妻子王云不平,她感觉“反转的案情矛盾重重”,没有明确视频证明梁超为驾驶人。交警从新认定梁超为驾驶人后,2015年3月,徐海起诉梁超家人,同时起诉对方出租车司机及公司和保险公司。2017年8月30日,一审判决梁超亲属补偿徐海经济损失30万余元。梁超亲属上诉,二审驳回,维持原判。梁超家的代理律师透露,梁超家属持续申诉,2018年8月21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受理,并进行调查。

▲9月5日,梁超的父亲在家整理多年来的案件资料。新京报记者赵朋乐摄▲9月5日,梁超的父亲在家料理多年来的案件材料。新京报记者赵朋乐摄

  一场车祸两死五伤

  王云没想到,2014年8月21日早上,外出拉货的丈夫梁超再也没回来。

  梁超以开货车拉货为生,王云回忆,当天他去给徐海家餐馆搬运工具,傍晚,她联络梁超,手机却无法接通。第二天中午,她得到音讯赶到武汉市东湖新技能开发区交通大队(以下简称东新交通队),见到了梁超的尸体。

  当日17时51分许,梁超一行5人地点的面包车,在武汉市光谷将来一路和科技二路的十字路口,与一辆出租车相撞。梁超和另一位乘车人汪平就地死亡,徐海重伤,别的两人轻伤。事项照片人丁,面包车身右侧与出租车车头前部左侧产生碰撞,面包车翻转倒立在路边,右侧车轮、前车门、副驾驶车窗破损。

▲事故面包车翻车倒立。视频截图 ▲事项面包车翻车倒立。视频截图

  王云理解到,车祸前,梁超随徐海等人从鄂州左岭新城出发,去武汉汉正街买货,乘坐的面包车属徐海儿子的。过后,当时交通队民警通知王云,出车祸时驾驶人是徐海,梁超坐在副驾驶。

  坐面包车最后一排的林丰做笔录时引见,面包车中排坐着魏严和汪平,当天中午,他们五人另有一名电工在徐海家用饭,除徐海外其别人都喝了酒。

  据理解,事项产生后武汉市豹澥派出所、东新交通队和关山消防中队达到现场。徐海、梁超两人被消防员从车中救出,魏严和林丰自行离开去医院医治。

  徐海被救出后,被就地抽血检测酒精含量。重案组37号从一份当事人血液提取登记表中看到,当时附的照片标注为“驾驶人徐海抽取血样照”。结果解释,徐海血液中不含酒精。

  王云通知记者,2014年8月29日在东新交通队召开了事项调查证据公开会。会议记录人丁,车祸产生在无交通信号灯控制的交叉路口,面包车超速且没有让右方来车,出租车也超速,终极认定面包车驾驶人徐海主责,出租车司机次责。

  在交警的协调下,两名死者家属取得8万元埋葬费,此中2万是徐海出,别的6万出租车司机出。至于为何主责2万、次责6万,汪平的妻子回忆,“交警说徐海伤情也很严峻,还在医院呢,就先少出点,以后再协调。”

  2014年8月30日,梁超和汪平的尸体在武昌殡仪火化。王云表现,火化当天,徐海家人送来1000元加入葬礼,事项产生后第四天,徐海家人还到梁超家跪地哭喊,表现以后会照顾梁超家人。

  驾驶人身份反转

  梁超尸体火化后第二天——2014年8月31日晚上,徐海家人找到梁超家表现用饭谈事变,梁超的弟弟出席饭局。“用饭的时候他们说驾驶人的确是梁超,搞错了。”梁超弟弟说,因为怕家人担忧,梁超弟弟当时没有把此事通知王云。

  2014年9月1日,徐海妻子向东新交通队写了一份申请书,表现他们在事项听证会后,颠末她和家人多方走访和调查,产生事项时驾驶人是梁超,恳请交通队查明真相。

  当天魏严和林丰出具了两份一模一样的书面资料,表现“返回时在汉口的一个红绿灯路口,因为徐海挂挡挂不上去,副驾驶的梁超要求让他来开车,车是颠末长江隧道开过武昌来的,沿途的监控录像能够证明,事项产生时驾驶员是梁超,自己讲的是现实,对此愿负法律责任。”并签字按了指印。

  2014年9月2日,交通队对俩人的笔录人丁,两份证明资料都是徐海家人间接拿给他们签字的。

  9月2日,魏严接受询问笔录人丁,魏严称,他与梁超并不熟习,事发后他在车祸现场旁坐着时,建议林丰说是徐海驾驶。当时的思索是,假如说梁酒后开车,责任会大些。“由于我和徐海一个湾子的,和他熟些,这辆车是他的,没喝酒责任就小些,假如赔钱就会少些。”

  魏严在接受询问时说,大概8月25、26日晚上,徐海的老婆、姐夫和妹妹等人,去家里看他,询问当时事项产生时是谁开的车,魏严表现当时是梁超开的车。

  林丰则称,返程中他睡着了,并不清晰是谁开车,不过按照魏严建议的去说。梁超儿子通知记者,车祸第二天晚上他到医院探望林丰,对方表现,中途确实换过,但快到家时,徐海称本人对路段比较熟习,再次换徐海来开。2014年9月3日,梁超儿子打手机给林丰询问为什么改口,他表现有什么事来交警大队问。

  2014年9月2日,林丰、魏严二人到公安局投案。据车祸当事人徐海以及林丰家人证实,他们是由于后来翻供前往自首的。2014年10月29日,武汉市公安局东湖新技能开发区分局出具的行政处罚书,林丰被拘留7日,罚款200元,魏严被拘留9日,罚款400元。

  2018年9月8日,林丰母亲通知记者,林丰外出打工,她不肯“揭开伤疤再联络儿子”。林丰母亲引见,2014年出事时,林丰27岁,本来要去徐海家新开的餐馆做厨师,年纪小,回来路上睡着了,出过后受伤整个人是懵的,当时按照魏严的说法做了笔录。林丰并不清晰到底是谁开车,因而自费花了6万元医药费,无法向梁超家或许徐海讨要。关于翻供资料她表现不清晰状况。

  2018年9月9日,死者汪平妻子通知记者,她去了车祸现场,但她当时哭得头晕,不清晰谁是驾驶人。“魏严的儿子那天晚上跟我儿子说是徐海开车的,后来又不认可了。”汪平妻子说,“由于这事儿他俩目前闹掰了。”

  而魏严如今已身患肺癌三年,其妻子表现他曾经说不了话了。魏严妻子表现,她不清晰当年的状况,魏严受伤破费一万多,他们也没有要补偿,“那时候就想着保住命就不错了。”魏严的儿子表现事变以前多年,没有表明当时的状况。

  车祸现场枢纽视频缺失

  “我在医院昏迷了21天赋醒,基本不晓得他们说了那些话。”徐海说。病历人丁,徐海当时肋骨骨折、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头部受伤。2014年11月27日,徐海被鉴定为八级伤残。

  2014年9月17日,徐海接受询问时表现,当时他的餐厅在装修,叫梁超级人过来帮手搬运工具。下午一同外出购物,返回途中换梁超开车后,本人并没有系安全带,不记得梁超能否系了安全带。但9月3日,关山消防队一名消防员做笔录时表现,救援时发明副驾驶位置的人有系安全带。重案组37号2018年9月7日采访时,徐海表现交警询问时他在医院,意识比较模糊,基本记不清了。

  此外,徐海笔录中解释午饭时并未有人喝酒,包罗梁超在内。林丰此前则称,除徐海外其别人都喝了酒。

  关于现场救援状况,关山消防中队一位消防员在2014年9月2日接受东新交通队询问时做笔录表现,第一个人从副驾驶位置被抬出时另有生命迹象,第二个人从正驾驶位置被救出,体重较重较胖,“觉得曾经死了”。

▲事故面包车内人员被困情况。视频截图 ▲事项面包车内职员被困状况。视频截图

  2014年9月3日,这位消防员询问笔录人丁,副驾驶位置的人有哀叫声,撤除车门后,将其抱出来。正驾驶位置的人没有系安全带,为抢时间,将其也从副驾驶车门这边救出。2014年11月26日,魏严儿子接受询问时,亦表现消防员从副驾驶车门抬出一个很胖的男子。现场照片人丁,梁超体型较胖。

  梁超家属以为,前述笔录有许多矛盾之处,第二个人到底从那边救出、副驾驶位置的人究竟有没有系安全带都不清晰。

  2014年12月份,梁超家属花了三万元找关联拿到武汉市豹澥派出所现场救援录像,可是录像从徐海被救出后中断了半个小时,梁超在车内的位置和从那边被救出部门缺失。派出所民警表现当时执法记录仪没电了。

  王云表现,从视频能够看出,东新交通队在执法中也有录像和摄影,但一直没有提供应他们。现在只要长江过江隧道处的监控人丁当时驾车的是梁超,邻近事发地及出车祸时,均没有监控视频人丁当时谁在驾车。

  2014年9月4日,东新交通队委托武汉荆楚法医司法鉴定所,“通过伤情、痕迹综合鉴定定夺,徐海、梁超俩人谁是面包车驾驶人。”

  2014年10月21日,荆楚法医司法鉴定所出具法医鉴定意见书,依据上次尸检结果及案情材料,得出鉴定意见:梁超所受损伤契合交通事项中车内损伤所致,其系面包车驾驶员可能性大。

  司法鉴定所并没有出具对徐海的伤情鉴定,鉴定人在之后接受调查时表现,当时徐海伤愈失去鉴定意义。

  上次尸检结果人丁,梁超因交通事项致严峻颅脑损伤致呼吸循环衰竭而死亡,面部、右肩前见多处散在条片状擦挫伤,王云猜测这正是由于梁超坐着副驾驶位置系安全带受伤。当时鉴定书中记录,“梁超乘坐小型客车产生交通事项,就地死亡。”车祸照片人丁,车身副驾驶一侧受损严峻,另一名死者汪平就坐在副驾驶位置后面。

  2014年12月29日,湖北军安司法鉴定核心司法鉴定意见书人丁,面包车顶盖内饰板血迹在倾覆形态下驾驶员身材出血沉积造成,副驾驶座垫血迹,是正立形态时,右前轮泄气致车身前部左高右低,血液从中左向右流淌后滴落于座垫造成。

 ▲图为事故车辆车内情况。受访者供图 ▲图为事项车辆车内状况。受访者供图

  同日,武汉大学医学院法医司法鉴定所出具陈诉书人丁,副驾驶室车门框内侧毛发是徐海的,但副驾驶座垫上、副驾驶安全带上、方向盘上、驾驶座玻璃内侧血迹取样检测结果是梁超的。也就是说,车内血迹根本上是梁超一个人所流,车内照片人丁,正驾驶座椅只要少量血滴,大量血液在副驾驶位置。

  事项认定为梁超开车

  梁超家属不可以接受驾驶人身份反转,但这未能改动交通事项认定书的终极结论。

  2014年10月29日,武汉公安局东湖新技能开发区大队出具路途交通事项认定书,梁超为驾驶人,负主要责任,出租车司机负次要责任,徐海等人不负事项责任。

  2014年11月6日,梁家向武汉市交通治理局复核申请。交管局复核以为,办案单位认定事发时驾驶人为梁超的证据不充沛,责令东新交通队从新调查。打消原作出的路途交通事项认定书。

  东新交通队在从新调查时,调出武汉市豹澥派出所录的视频证据。交通队在状况汇报中表现,录像记录面包车副驾驶位置上被卡伤者系徐海自己,旁边另有人向派出所民警说另有一人卡在正驾驶位置上。

  但王云并不承认这一说法,“咱们看的视频好几个没有声响,没有听到有人说卡在正驾驶位置。现场那么多民警,当时都把徐海当做驾驶人。”

  路途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三条规则,公安机关交通治理部分应当依据交通事项现场勘验、查看、调查状况和有关的测验、鉴定结论,实时制造交通事项的认定书,作为处置交通事项的证据。

  王云和家人怀疑,梁超火化后,枢纽证人翻供是徐海家人黑暗操作,他们不再置信之后所做的笔录和司法鉴定。

  2014年12月30日,东新交通队第三次召开事项证据公开会议记录,同上次结论一样,认定梁超为驾驶人。

  “我请的律师跟我说不签人家也会如许认定,签了也没关联。”王云在会议记录上签了字,这根本上被视为她也承认了驾驶人是梁超的现实。

  2014年12月31日,武汉市交管局召开了事项专家组讨论会。2015年1月6日,东新交通队从新作出事项认定,认定梁超为驾驶人,负主责。

  2018年9月10日,重案组37号联络武汉市交管局,宣扬职员表现,该给的材料都给了当事人,案件曾经了结,当事人的诉讼也被法院驳回,现在不接受采访。

  在魏严、林丰翻供后,王云就请了律师。交通事项认定书下来后,律师建议打雇佣关联官司。“律师的意思是,横竖咱们是要补偿,无论梁超是不是驾驶人,徐海都应该补偿咱们。”王云说。

  但王云的公公和姑姑等人不批准,他们以为,梁超能否是驾驶人的现实不清,不可以间接打雇佣关联。一家人商量纠结了一个多月,王云想,本人和家人都不大懂法,照旧听律师的。

  2015年3月,王云和公婆、儿女共同起诉徐海,以为梁超与徐海之间设想个人劳动关联,要求补偿90多万元。“我老公就是以拖货为生的,去给他干活岂非不要钱吗?”王云说。

  而徐海表现,梁超生前与他是伴侣,当天找他是帮手,而下午去买货则是一同去玩,不存在雇佣关联。

  2015年6月25日武汉市洪山区人民法院判决以为,梁超与徐海之间不存在个人之间的劳务关联,公安机关查证,梁超为车辆驾驶人,具备主要过错,徐海则并无过错。驳回梁超亲属的诉讼请求。

  梁超亲属上诉后,二审亦被驳回。

  二审判决书人丁,法院认定,事项当日上午,梁超与徐海造成过帮工的劳务关联,下午去购物无需帮工,认定事项时梁超与徐海之间不存在劳务关联。而一审中,法院采信行政机关的公书记证,认定梁超驾车形成交通事项的现实,契合相干规则。

  2016年4月29日,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王云等人的再审请求。

  “目前要赔出去八十多万”

  2015年3月,徐海起诉梁超家人,同时起诉对方出租车司机及公司和保险公司。

  2017年8月30日,一审判决梁超亲属补偿徐海经济损失30万余元,并返还徐海之前支付的2万元。

  梁超亲属上诉,二审驳回,维持原判。梁超家的代理律师透露,梁超家属持续申诉,2018年8月21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受理,并进行调查。

  2018年9月7日,徐海表现在梁家认可梁超是驾驶人的根底上,他愿意摒弃30多万的补偿金。“我尽管活了下来,但当时还不如死了算了,目前他们家始终揪着不放,我也没举措。”徐海说。

  随后,死者汪平的家属、出租车司机均起诉梁超亲属。

  汪平妻子刘和平表现,她在律师的建议下起诉梁超、出租车司机、保险公司、面包车主,但法院只判了前三者赔付,面包车主无责,现在只要保险公司赔付了9万多元。梁超亲属应补偿的37万余元和出租车司机应补偿的10万余元,都未给付。

  “我老公是被徐海叫出去帮手的,我一定是找他赔钱,梁超人都死了,怎样找。”刘和平表现,她心田深处照旧以为徐海是驾驶人,“他家有高人,很有关联的。”

  在出租车司机起诉梁超亲属、徐海、保险公司等的官司中,梁超亲属被判赔13万余元。

  “我家坐车的酿成开车的,目前要赔出去八十多万。”王云难以接受。

  2016年7月,王云另请律师,起诉保险公司、出租车司机、徐海等人,一审法院判决保险公司补偿15万余元,出租车司机补偿15万余元(扣除之前给付的6万元埋葬费,剩9万余元)。2018年3月16日,王云二审上诉被驳回,维持原判。2018年6月8日,王云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被驳回请求。

  王云的代理律师,北京盈科(武汉)律师事务所葛环珍律师表现,当她介入案件时,梁家关于交通事项人身损害补偿诉讼时效行将过期。雇佣关联官司中,梁家申请再审时,法院没有开听证会就驳回了,因而没有时机要求法院查明现实。

  “就由于雇佣关联的案子这么判了,以后的判决中都认定梁超是驾驶人。”葛环珍引见,民事判决书中认定的现实部门能够在其他案件中作为证据运用,因而之后的判决很难颠覆梁超是驾驶人的现实。(文中触及人名均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赵朋乐 实习生 吕烨馨

  • 联系人:许顾问
  • 微信:XYDNAHK
  • 电话:15813872425
加微信: XYDNAHK